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人?
    何渺渺总觉得程璟最近怪怪的,可到底哪里怪,她又说不上来。
    就比如今天吧,又是忙着准备甜知味开分店的事,又是忙着挑婚礼场地的选婚纱什么的,累了一整天,回到家她都恨不得倒头就睡。
    结果等她洗完澡出来的时候,他还一动不动的坐在沙发上,也不开灯,也不说话,叫了半天也没人应,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要不是他坐的端端正正的,她甚至都以为他睡着了。
    何渺渺不放心,就过去看了一眼,结果才一走近,隐隐就闻到他身上有股淡淡的酒味。她皱了皱眉,“你喝酒了?”
    没等他回答,她又自顾自地说了句,“喝了酒就早点去睡啊,坐在这里干嘛?”
    她没问他为什么喝酒?什么时候喝的酒。
    程璟低下头,轻轻“嗯”了一声。
    见他没什么事,何渺渺这才放心,她打了个哈欠道,“那我去睡了啊,困死我了……”
    结果她才刚走到门口,还没来得及开门,突然听的背后传来一声,“渺渺。”
    何渺渺回过头去,正要问他还有什么事,结果下一秒,沙发上那团人影便朝他压了过来。
    鼻腔里充斥着的,是他身上那淡淡的酒精味,依稀还夹杂着一股沐浴露的香味。耳边响起的,是一声接一声的心跳,也不知道是程璟的,还是她自己的。
    客厅里没有开灯,只有几盏壁灯散发着微弱的光。
    他们离得很近,近得她都能感觉到他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脖颈之间。
    何渺渺下意识的就要往后退,结果后面是关着的房门,她根本退无可退,她觉得自己的心仿佛快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了,脸上也一阵阵发烫,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她皱眉问了一句,“你今天到底怎么了啊?”
    “渺渺。”程璟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嘶哑着声音开口,“我知道,我可能没有那个人那么好,没他有钱没他帅气也没他浪漫。我没谈过恋爱,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哄女孩子关心,我甚至连女孩子喜欢听什么话都不知道,总是会口不择言惹你生气……”
    何渺渺听得一脸懵逼,“你在说什么啊?”
    “除了我爱你这一点,我样样都比不上他,这一点我一直都知道。”说到这里,他吸了吸鼻子,“但是渺渺,我特别希望你能够幸福快乐,哪怕……”
    哪怕,最后给她幸福的那个人不是他也没有关系。
    心脏仿佛漏跳了一拍,何渺渺抬起来,“所以……呢?”
    “所以……”程璟苦笑一声,然后艰难开口,“如果,我是说如果,你真的……没办法喜欢我的话,那……那我们就……”
    话已至此,可“算了吧”这三个字,他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等了半天也没等到下文,何渺渺靠在门上,冷笑看他,“说啊!怎么不往下说了?就怎样?分手?取消婚礼?还是要怎样?”
    她就说她最近老是魂不守舍的呢?感情琢磨这玩意呢?
    程璟死死咬住嘴唇不吭声,一脸委屈的样子,看得何渺渺既生气又好笑。她几乎连想都没想,直接踮起脚尖,朝着他的嘴唇亲了上去。
    紧绷的身体突然僵住,脑子有那么一刹那变得空白,笨拙的,连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
    半晌,何渺渺环上他的腰,然后轻轻将头搁在他的肩膀上,幽幽的说,“我怎么会不喜欢你呢,程璟你知道吗?其实好早好早以前,我就已经喜欢上你了……”
    真的是……很早很早。
    有多早呢?
    或许是她被吊灯砸中,他将她送到医院,然后一直守着她,直到醒来的时候。
    或许是她摔倒时,他紧紧将她护在怀里,龇牙咧嘴的问她是准备先送他去医院还是先去彩票中心兑换五百万的时候。
    也或许是她被困在大巴车上的那个雨夜,他敲开车门上车,喊着她的名字,目光却在第一时间落在她身上的时候。
    甚至,还可能是她穿过来的那一天,她睁开眼,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
    可是这都不重要了,不是吗?
    重要的是,从今往后,他们将会携手一生,白首与共。
    脸红心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