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的军旗。百姓站在两侧,个个脸上洋溢着胜利的喜悦,弈王的战神之名传遍四海,所有人都抢着出来一睹他的天人之姿。
    叶未晴见他的第一眼,是他跟在叶安身边从阳西关回来,她身着素衣形容憔悴站在侯府门前。
    而现在,她走到了他的身边。
    欢呼声响彻四周,百姓们齐齐喊着弈王的名号。
    叶未晴开心又自豪,周焉墨有多好她当然知道,这些欢呼声是他该得的,他就应该站在人群中央享受万人景仰,这才是命运正确的方向。
    周焉墨似乎感受到了她的情绪,嘴角微微勾了一下,她立刻就听到人群里的少女们发出的尖叫声。
    叶未晴有点不悦,明明知道这些小女孩花痴他的脸,怎么还笑给她们看?
    下一刻,他伸手,握住她的手,抬到最高处停留片刻。人群中的欢呼声改成了他们两个人的名号。
    微暖的阳光打下来,衬的她的脸如同瓷一样白,她微微惊愕,随后又笑了出来。
    他们两个,本就该荣辱共担,在高处时共享荣光,在低谷时相依相偎。
    人群喧嚣,世间拥挤,而他们却只能看进彼此眼里。
    第106章  番外一
    周衡成亲的那一日,刚回盛京的周焉墨也需出面。
    刚从生死场走一遭,看见这人人的戴着假面的喧闹场就格外心烦,趁众人不注意,他偷偷溜了出来,身后互相恭维的声音渐渐变小,他才像刚从深海探出头似的喘了一口气。
    皇子的宫殿都长得差不多,周衡格外在自己的宫殿里费心思,用植株造成了几道墙,像迷宫似的,周焉墨走着走着,就不知走到哪里去了。
    跟在周衡身边的胡嬷嬷严厉又刻薄,叶未晴在嫁过来之前和她学过几次宫中的礼仪,每次做不好便要被她毫不留情地骂几句,骂完之后又苦口婆心地说都是为了她好,三殿下喜欢礼仪周全、落落大方的女子。
    叶未晴听到之后便记在心里,努力想做得更好,可是她自小没规矩惯了,根本没人这样管她,最后将就过了胡嬷嬷的法眼。虽然如此,但她能感觉到胡嬷嬷还是很厌恶她。
    她独自一人坐在红彤彤的洞房里,门紧紧关着,胡嬷嬷就在门前守着,叮嘱她千万不能乱动。
    叶未晴今日根本一口饭都没吃,饿得不行,可宫里这么多规矩,像座囚牢一样,她除了忍耐别无他法。
    屋子里不知熏的什么香,时间久了愈发呛人,她忍不了,悄悄走到窗户旁边,开了一条缝,探头探脑地往外瞧。
    外面什么都没有,但好在能闻到新鲜的空气,她趴在上面贪婪地吸了几口,一个没留神脑袋上一支孔雀金簪晃晃悠悠地掉在了窗外地上,她差点就惊呼出声。
    这可怎么办?要是她去门口寻人帮她捡起来,胡嬷嬷知道了肯定又要骂她一顿,但若是不寻人,自己从窗户跳出去捡的话,这身喜服还太麻烦,难免会弄脏,更别提万一弄出什么动静,那会引来更多人。
    正为难着,她看到远远地有一个穿玄衣束高冠的人,她使劲招手,过了许久那人才注意到她,慢慢地往这里走过来。
    看他走近了,叶未晴先用食指放在唇前,告诉他噤声,又指了指地上,示意帮她捡起来。
    周焉墨看那红彤彤的一团,便知晓这就是今日的新娘子,不好好待在屋子里,似乎有点冒失。等走得足够近,才瞧见新娘子的样貌,盖头被她自己揭起来,大眼睛滴溜溜地转,嘴角咧了个怪好看的弧度,额上几点嫣红,肌肤像是光滑的白瓷,头上戴着一脑袋金灿灿的凤冠,本该对称的孔雀对钗也只剩下了一边。
    像一朵盛开得最热烈最鲜艳的玫瑰,上面还带着一滴浓缩着天地精华的晨露。
    老三倒是有福气,他想。
    他弯腰拾起金簪,孔雀立在上面,栩栩如生,好像下一刻就要飞出去。这一弯一起,连带着他在阳西关受的伤隐隐作痛。
    他将金簪递给她,她立刻收下簪到自己的头发上,声音清脆地说道:“多谢!”
    她的脸上绽放了一个大大的笑容,那笑容真诚,富有感染力,看着她笑旁人心情也能好上许多。于她而言是再普通不过的一笑,于他却是十几年冲破阴霾的阳光。
    不是她像玫瑰,而是玫瑰像她。
    其实只是短短的一瞬,却好似在他眼中慢放。那扇窗被关上后,他还在窗外愣了半晌。
    她根本没有在意外面人的长相,连他的脸都没看,他却牢牢记住了她。
    他低头,只见草丛里闪耀着的一点红光,那是一枚小巧的红宝石,是孔雀的眼珠。
    算了,勿再惊动旁人。他夹起在指尖,慢悠悠地走回去。
    只是身上泛着疼,心口也泛着疼。一定是刚才动作太剧烈,扯到伤口了,全身都说不出的难受。
    也许那掉落的孔雀眼珠冥冥之中预示着什么,从别人口中听说的都是周衡对她极好,但他有时候看到的似乎又不是表象上那样,后来飞鸾告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