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他,周衡每月都去卿月楼私会罗太傅唯一的女儿罗樱,可以一直追溯到成亲前,另外,他又和某某有了新的联系。周焉墨只是淡淡地放下茶杯,应了一声,表示自己听到了。
    在大周,有恩爱非常只取一瓢的,也有风流无比三妻四妾的,都再正常不过。他闭上眼睛,又想起了她的笑脸。虽然没有接触过,但觉得她应该是个眼里揉不进沙子、跳脱礼教外的那么一个人。
    飞鸾看到他的神情变得怪异,立刻退下,和门外的白鸢使了使眼色。他们两个对王爷是又敬又怕,王爷冷冰冰的一个人,从来不多说一句话,杀伐决断,又冷漠又阴狠,处置属下毫不留情,也正因为如此,才带出训练有素的一批人在暗处运作。
    白鸢关心地问道:“怎么了,你跟王爷说什么了?”
    飞鸾道:“说三皇子的事呗,又搭上一个大臣。”
    白鸢却皱眉道:“不是这个,三皇子一直搭这个搭那个,只不过多搭了一个,王爷不至如此。”
    而且他们都知道,王爷向来没有篡位的野心,只不过自小境况艰难,有能力保住自己足矣。
    飞鸾:“还报了三皇子和一个姑娘私通许久。”
    白鸢陷入沉思,须臾,惊讶地张大了嘴,难不成王爷喜欢那个和三皇子私通的姑娘?飞鸾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说道:“不可能不可能,王爷怎么会……”
    白鸢点头:“我也觉得王爷不会。”
    周焉墨其实只是在想,那么喜欢笑的一个女子,知道这件事之后会不会哭?笑得那么好看,哭起来又是什么样的?
    不久之后,他就看到了她哭的样子。
    他在宫中行走,却听见岔路口那边传来清脆的巴掌声。原本他没在意,因这后宫里各嫔妃宫女天天上演着打巴掌的戏码,委实不新鲜,可后来几句话让他驻足。
    “看清你自己的身份,你再怎么趾高气扬,本宫依然是主,你依然是仆。以前忍你便忍了,那是看在殿下的面子,不是为了让你得寸进尺!你欺负那些宫女便罢了,竟然欺负到本宫头上,我们叶家的儿女岂容你欺侮?”
    他站在墙角,朝那边看了一眼,地上跪着的是胡嬷嬷,叶未晴站在她对面,周衡尴尬地站在二人旁边,似要伸手劝阻,但那只手还是没伸上去。
    胡嬷嬷哭着嚎叫道:“殿下啊,老妇年老,累了几十年,手脚不稳当,实在不能伺候好娘娘啊!都是老妇的错,年轻时候还能喂你一喂,年纪大了便伺候不好人了,连娘娘的‘这么点儿’要求都满足不了,老妇是宫里的大罪人!”
    说话又酸又臭,一边卖惨表着自己的功,一边又暗示是叶未晴要求太过分,还提醒着周衡要注意他们之间的情分。周焉墨了解周衡,知道他最在意这些礼仪,即便是奶娘,他也怕背上不孝之名,唯恐让别人捏到他的把柄做星点半点文章。
    虚伪。
    果然,他尴尬地把她扶起来,说道:“既然这样,那以后嬷嬷便不用做活了,让别人服侍你,也好享一享福。”
    胡嬷嬷顺着他站起来,被旁边的宫女掺走,临走前还炫耀似的瞥叶未晴一眼。
    叶未晴气得眼圈发红,问周衡:“明明就是她的错,你也看到了自从我嫁过来她是怎么对我的,怎么还帮着她说话?”
    周衡道:“她是宫里的老人,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年纪大的人就爱刁钻一些,你和她计较那么多做什么?”
    “可是你帮着她,宫里人知道你的态度,以后对我也越发不恭敬了,以后我怎么管得住人心呀!”
    “我没想那么多。”
    “你没想那么多,可是她们都在瞧我的笑话。”
    “差不多就得了,她们瞧你的笑话,你们在路上闹成这样,殊不知没有人瞧我的笑话?”周衡叹了口气,“我真的只是想快点解决此事,别让别人看到,没想那么多。父皇还急着召见我,我先过去了。”
    然后,周衡便朝另一个方向匆匆走过去,谁也没注意到宫墙拐角的周焉墨。
    叶未晴愣在了原地,宫女扶着胡嬷嬷回去,周衡去见皇上,转眼这里就剩下她一个人,连一个宫女都没给她留下。
    到最后也没明白自己究竟错在何处,也没得到周衡的一句道歉,明明是她训斥人争回一口气,结果却成了她劣势。
    叶未晴到底小姑娘心性,刚嫁过去不到一年,连小脾气都耍不得,和预想中相差太多。周衡喜欢那种识大体的姑娘,所以她也得逼自己成为那样,没有宠爱,只有相敬如宾,说得更明白点,他的相敬如宾就是宠爱。
    想着想着,眼泪便如丝线一样掉落下来,四周没人,所以她也哭得格外放肆,格外丢脸,哭着哭着就蹲下抱住自己的膝盖,哭得像一个孩子。
    周焉墨深深吐了一口气,还好这条路没有别人过来,没人看到她凄凄惨惨的样子。
    等她哭完,抹抹眼泪带着红红的眼圈倔强得跟没事人一般走了,他才离开。
    第107章  番外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