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后来,偶有一次,周焉墨去了三皇子宫里,等到看到一个老妪悠然自得从他面前路过的时候,他才想起这是和叶家小姐起过冲突的那个奶娘。
    老妪似乎保养的愈发好了,看来日子过得很是滋润。
    他轻轻咳了一声,胡嬷嬷一个趔趄,差点摔在地上。
    周焉墨托腮,疑惑地问:“你是这里的主人?”
    胡嬷嬷猛摇头,说道:“不是,不是。”
    “那你就是下人了?”周焉墨冰冷地问,“那为何不给我倒茶?”
    胡嬷嬷在宫里久了,当然认得所有王侯子孙,眼前这弈王虽然没什么附属依靠,可光这身份就能压死她,更别提他现在那阴狠冷漠的神情有多可怕了。
    胡嬷嬷全身一抖,立刻去泡茶上茶。
    茶端到小王爷的桌上,周焉墨仅仅碰了一下茶杯,生气地拂袖将茶杯带到地上,茶水泼了胡嬷嬷一身。
    胡嬷嬷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只知道她惹这位王爷不开心了,立刻跪在地上磕头请罪。
    周衡来时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幕,他问周焉墨:“小皇叔,胡嬷嬷可是犯了什么错?”
    周焉墨冷笑一声:“把滚烫的水呈上来给我,怕不是想烫死我。”
    周衡面露尴尬:“这……她身份卑贱,不知道怎样泡得合皇叔口味,想必不是故意的。皇叔身体不适,侄儿去给您请太医。”
    “不是故意的。”周焉墨淡淡地瞥了胡嬷嬷一眼,“那她认什么罪?是因为她也认为自己有罪。一个下人罢了,侄儿还要因为一个下人和皇叔顶嘴么?”
    周焉墨终于搬出了终极大杀器,从道义上谴责周衡。
    周衡立刻回道:“侄儿不敢。”
    “既然她惹了我,我处罚她,想必你没什么意见吧。”周焉墨不悦地问。
    周衡别无他法,只得低头道:“任凭皇叔处置。”
    胡嬷嬷就这样被贬到浣衣局去了。
    他和叶未晴其实并未见过几面,只不过就是常常听到她的名字,闲事偶尔心血来潮管一次,惩治点他也看不过去的小人物,却也不是次次管。
    他又没有立场去管她的事情。
    后来太子太子妃皆身亡,皇孙暴毙,二皇子在外流连从不回京,这时候睿宗帝下旨召二皇子回京,便能说明很多问题。周衡羽翼丰满,直接起事,叶未晴没来得及出京,作为亲眷被关在青牢内。
    也算她命大,睿宗帝焦头烂额,没有顾及青牢里的人,等周衡回到盛京,叶未晴便被接了出来。
    叶家忠君爱国,本是不可能投靠周衡的,因为叶未晴的原因,最后还是为他效力。
    然后,叶未晴便成了皇后。
    周焉墨去城郊寺庙,恰好碰到叶未晴和定远侯夫人在里面拜佛,他听到里面的说话声。
    江素雨问叶未晴在宫中过得如何,叶未晴答道:“他对我很好,阿娘不用担心。”
    周焉墨闻言笑了笑,都是皇后了,还能有谁待她不好?也就一个周衡而已,可身在局中又如何看得清,若是周衡当真在乎她,就会想方设法把她接出来,而不是留在盛京吃牢狱之苦,更不会在征战途中还找了个罗美人常伴身侧。
    也许是叶未晴演得太好,也许是她真这样认为,轻松容易地就将江素雨骗过去了。
    她终于成了周衡最喜欢的那种知书达理、温婉大方的女子。
    她们拜完佛走出来,碰到迎面而来的周焉墨,淡淡地打了个招呼。
    点头之交而已。
    他来这里,不是为了拜佛,是为了探查线索。
    他不敬神佛,神佛也看不见他,若是看得见,神佛怎么从没有带他出过地狱?
    可他还是走了进去,走到那座金佛面前,却见地上几点未干潮湿水痕,他仰头,金佛悲悯俯视众生,似乎也在悲悯地看着他。
    是她流的泪,还是你在感伤什么?
    叶未晴就像一张白纸,被周衡一笔一笔涂抹上想要的色彩,最后成了他最满意的一幅画。
    最满意却不一定是最喜欢。
    后来,除了知书达理温婉大方那一笔,她又多了霸气与野心这一笔,那野心当然是朝着周衡的。周衡想除掉谁,拉不下面子,便称病让她代为处理朝政,两个人商量好了一个唱白脸一个□□脸,一些大臣惹周衡不快,但好歹也是功臣,就这样身首异处、凄惨至极。周衡落了个好名声,大街小巷骂的都是叶未晴。
    叶家没了兵权,倒是周焉墨意料之中的事情。只是谁来替?周衡找到了周焉墨。
    他这一生,没什么快乐的事,所以才记了那个笑容一辈子,若要为己身找点什么价值,他觉得那该是为百姓做点实事。
    于是,他又回到了阳西关,裴云舟送他到十里外,故作轻松道:“年纪大了也该考虑考虑自己的婚事,我妹妹还等着你呢!”
    周焉墨沉默地点了点头。
    裴云舟终于含泪:“多保重。”
    他又回到了那个荒无人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