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接着,方晓晓又跟他们预期了后边可能会发生的事,还有相对应的行事办法。
    最后目的,让白老爷心甘情愿接受段其风,同意女儿嫁给他。并且,取消比武招亲。
    但是也要做两手准备,毕竟白老爷要找个会武功的女婿,最主要还是为了有人能护她一生。
    所以段其风的练武,绝不能松懈,万一最后他们计划失败。白老爷依然执意弄比武招亲,那段其风必须有胜券在握的本事才行!最后一搏,拿了头筹,白老爷也不得不嫁女儿!
    不管怎样,段其风最后的计划内,都是可以娶到白芙宁的。这定心丸,他吃的可是踏实!毕竟,有武状元亲自教他功夫,有恃无恐!
    方晓晓估摸着白老爷快回来了,拉着依依不舍,含情脉脉的段其风翻了出去。果然,两人在白府左侧的巷子里,看到了白老爷从轿子里缓缓走出来。看脸色,他与段县令的会面,该是处的还算愉快。
    两人对视一眼,心里对白老爷会对官家改观的事,多了些把握。
    这边情况乐观,娄知府那边的事可是有些坎坷。
    段县令与许多正直的官员上下打点,想要把娄知府推到。不过得到的回应都是只迎合不动作。不是钱送的不到位,只是很多人觉得一个小小的知府,能在巴掌大的地方作恶到什么程度,且也没有什么触到国礼的事情必须去制裁他。皇上说不上日理万机却也不喜欢解决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
    举国上下,贪赃枉法的官吏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犯不着无端的就找人家麻烦。所以都不怎么用心。
    段县令唉声叹气,就为了儿子娶个媳妇,我容易吗?但又转念一想,说到底,也是为了未来亲家夫人的案子出力,为国家铲除这种废官,怎么也不能放弃!
    可他也不好意思一直用万家的钱,自己偷偷变买了许多玉器摆件的换成钱财,继续寻求其他官员的帮助。
    万老爷偷偷的把他卖的东西买了下来,打算等娄知府大事解决了就给他送回去。
    日子一晃,马上就要过年了。寒风凌冽,夹着雪花。
    经过几个月的努力,白老爷对段其风的态度,转变很多。方晓晓安排的那次冰河救美之后,又让万老爷在中间搭桥,撺掇白老爷得光明正大的对段县令的带大夫给白芙宁看病的事,给予回应。不然,这外边人都看着,可是要说三道四的觉得白老爷不知礼数了。
    于是白老爷在御楼春宴请了段县令。
    就这么一来二去的,万老爷,白老爷和段县令,三人之间很是和谐和睦。
    白老爷也知道段县令为了自己夫人的事,多么用心,上下打点,就差把家底赔出去了。他十分过意不去,觉得自己也的确有些以偏概全了。娄知府不是个好官,不代表这天下的官都坏。
    可他作为衡城首富,当年放话出去,绝对不会和官家人有任何接触,如今屡次与段县令一同吃饭,来往频繁,虽然多数有万老爷作陪,却也觉得有点面子挂不住。总觉得别人会说他出尔反尔,忘了夫人蒙冤。
    所以他心里虽然对段县令身份不在意了,可表面上还得是为了面子,刻意的装作不太领情的模样。可背后却偷偷让万老爷给段县令送钱,让他打点上级。被万老爷不太小心的揭穿后,他还硬撑着说是为了夫人的案子出力,理所应当!
    好吧好吧,鸭子嘴硬谁也没办法!
    用方晓晓的话来说,他们表面看起来关系挺官方的,但实际上应该挺在意对方了。好哥们,好兄弟就是忒要面子。
    这万老爷与夫人为了方便照顾方晓晓,也是为了帮助白老爷的事,特意在这衡城相当繁华的地段买了一套大宅院,临时住着。说白了,这宅院就是婚房。
    方晓晓感叹,以上上学流传的那句话说的真对:学好数理化,不去有个好老爸!一点不差!老爸有钱,啥也不怕!
    他对着那阔气高大的宅院啧啧不停,这要是换做现代,这就是高级别墅,前有溪水环绕,后有高山依靠!妥妥的风水佳地,没个几千万估计买不下来!
    转眼就要过年了。之前纪洵说过要带着方晓晓去自己爹娘的坟上祭拜一下的,让他们二老见见儿媳妇。因为忙着段其风的事情给耽搁至今。
    两人婚期定在元宵节,可是转眼就到了。见家长这事,不能再耽误了。
    这日晴空骄阳,白云散散。纪洵带着方晓晓来到了父母坟上,双手与她紧紧扣着,絮絮叨叨的说了好多话。方晓晓从来不知道,原来纪洵话这么多。
    她听着他说了许多小时候的事,有些纪洵说的不清楚,他说自己也记不太清了,大病以
    脸红心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