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
    本文内容由【、素年】整理,海棠书屋网(<a href="http://" target="_blank"></a>)转载。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天价傻妃:娶一送一
    作者:唐梦若影
    ☆、第一章 热血沸腾的穿越☆
    热,好热,一种让人发狂的燥热中,混杂着另一种难以控制的冲动,一点一点的吞噬着她,这是梦千寻醒来后的第一感觉,本能的,她想要扯掉自己身上的衣服,只是,有些混沌的脑中,却暗暗一惊,这明显的不对劲,她只怕是被下了药了。
    只一瞬间,那怕身上那可怕的感觉,正不断的摧残着她,几乎要将她淹没,但是,她已经让自己冷静了下来。
    什么情况?以她的谨慎,小心,以及多年的经验,能够给她下药的人只怕不多。
    她的眸子下意识的望向四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看不清周围的情形,更看不出任何的端倪,但是,她感觉的出,这是一个陌生的环境。
    心微沉,这是哪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梦千寻的脑中飞快的闪过太多的疑惑,只是,没有人回答她。
    隐约间,梦千寻闻到一种极为奇怪的香气,不是香水的味道,也不是药物的味道,而且,她感觉,那淡香,似乎是从自己的身上发出来的。
    来不及细想,她知道,当务之急自己必须快点离开这儿,否则,等待自己的,只怕……
    快速的想要起身,却惊竦地发现,自己此刻,竟然半点力气都没有,连坐起来都困难,更不要说是离开了。
    而就在此时,她感觉自己的身边,似乎突然的吹过一阵风,下一刻,便有着什么东西,遽然的压在了她的身上。
    虽然看不见,但是,她的听觉,嗅觉,触觉,包括头发梢的分辩力都在告诉着她,此刻压在她的身上的,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男人。
    若是平时,她铁定毫不犹豫的将他踢下去,即便不废了他,也会将他打个半死,但是此刻,就连挣扎都成了奢望,因为,中了药的她连人家的一根手指头都掰不动。
    更何况,她明白,中了那种药,若不及时的,她的性命就难保。
    只是,她隐隐的感觉到,给她下药之人,似乎不仅仅是想要强占她那么简单。
    而那个重重的压在她身上的男人,却并没有预料中的动作,甚至一动也不动了。
    窗外,不见半点的月色,房间内,更是伸手不见五指,梦千寻看不见他的脸,更看不到他的表情,自然猜不出,他这是何意?只是感觉到,他那双眸子正直直地望着她,似乎在等待着什么,又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而下一刻,他的脸突然俯下,那一刻,梦千寻以为他会强吻她,只是,事情的发展再一次的让她意外,他的脸却是,俯在她的颈部,然后,她听到,从他的咽喉间,发出一声细细的低吟,呢喃,低荡,轻绵,还带着那么一丝的满足,似乎终于找到了他要找的东西。
    然后,然后,然后便再次的保持不动了。
    梦千寻愕然,在这诡异的气氛中凌乱了,你们的,这是正常的戏码吗?
    正常吗?正常吗?
    这般紧紧的贴在一起,她感觉到,男子的身上,似乎异于常人的冰冷,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此刻中了药的原故。
    那样的冰冷,抵消了她身上的炽热,倒是让她没有那么难受了。但是,体内的那种冲动,却更加的蠢蠢欲动了。
    他就这么一动不动的压在她身上,又算是怎么回事呢?
    纵是她平时再冷静,再聪明,都想不透,猜不明,而且越来越迷茫。
    “老兄。能告诉我,这是唱的那一出吗?”有那么一瞬间,梦千寻甚至怀疑是谁的恶做剧,只是,恶做剧对她了下了那种药,就太过分了,显然也有些讲不通。
    男人听到她的声音,没有回答,只是微动了一下,然后慢慢的抬起眸子,再次望向她。
    虽然看不到他的神情,但是,梦千寻分明感觉到了他的不满。似乎嫌她打扰到了他。
    靠,她都还没嫌他呢,他还不满意了?
    他似乎想再次的俯向她的颈部,但是动作却又微动了一下,下一刻,他的手,猛然快速的扯向她的衣服。
    随着一声惊竦的撕裂声,梦千寻凌乱中吐血了,这算是霸王硬上弓的强占呢,还是算主动送上门的勾引呢?
    但是更为诡异,更让梦千寻发狂的是,在他撕裂了她的衣衫,他的脸俯在了她的胸前后,再次发出刚刚那种呢喃,低荡,轻绵,还带着那么一丝的满足声音后,然后,然后,便又一次的保持不动了。
    对于她的身材,她向来引以为傲,绝对有惹火的资本,她的死党曾戏称,她这样的身材走出去,就是引人犯罪的。
    但是,此刻,这个男人,压在她的身上,俯在她的胸前,竟然如同一具木乃伊般一动不动。
    若非感觉到他那细微的呼吸,她甚至怀疑,他此刻只是一个死人了。
    她最后得出一个结论,这个男人不正常,完全的不正常,要莫,他坐怀不乱的自制力已经达到了耶稣的境界,要莫,就是他不喜欢女人,。
    这所有的一切处处都透着诡异。
    这样被他压着,显然不是一回事,高大,沉重的他,压的她都快要透不过气来了,可是,她又推不开他。
    而他似乎还挺享受的。
    梦千寻有些捉狂了,却突然再次闻到了刚刚那种香味,而这一次,那香味似乎明显的浓了一些,而且好像还多了一种异样的味道,那种让人冲动的味道。
    而那个一直俯在她的胸前的男子,此刻似乎也有了反映,身子突然的动了起来,梦千寻感觉到,他那冰冷的身上,似乎终于有了温度,只是,她还来不及细想,自己身上那残余的衣衫,随着再次的撕裂声,飞落。
    紧接着,她只感觉一种撕裂的疼痛刺穿过她的身体。
    shit,梦千寻有一种开口大骂的冲动,只是可能觉的大骂还不能解气,一张口,竟然狠狠的咬住了他的肩膀,咬牙切齿的死咬着不松口,感觉鲜血不断的流入口中。可见她咬的多狠,多深。那伤口,只怕不是那么容易消除了。
    只是,那个男人似乎没有任何的感觉,动作更没有丝毫的停滞。
    那种似乎要将她整个撕裂的疼痛让梦千寻有些愕然,她有一个相处了八年的男朋友,所以并不是第一次,而且,此刻的她还中了那种药,为何?
    此刻,却容不得她多想,随着他那似乎发狂般的动作,她的意识,慢慢的变的模糊。
    恍惚中,似乎隐隐的听到推门的声音,伴着脚步声,显然有人进来了,只是,随后,便感觉到,他压着她的手臂略略的抬了一下,随即便是一声伴随着闷哼倒地的声音。
    虽然此刻她的意识有些模糊,但是,梦千寻还是能够猜到发生了什么事。
    这个男人,绝对是一个强势而霸道的男人。
    冷笑中,她终于完全失去了意识,昏迷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再次醒了过来。
    梦千寻感觉到自己身上的炽热已经散去,意识也慢慢的变的清晰,只是,刚刚那个男人,却已经消失不见了。
    你丫的,最好别让她再遇到那个男人,否则,她绝对不会放过他,姑***便宜岂是那么好占的,梦千寻咬牙切齿的低哼。
    而已经离开的某人,身已在远处,却仍就突然的打了一个寒颤。
    梦千寻怒归怒,却也在快速的分析着当前的情形,此刻药性已经褪去,她也有些适应了眼前的黑暗,隐隐的能够辩出一些房间里的情形。
    只是心中,却更是惊愕,眼前的一切,不仅陌生,而且诡异。
    她随手拿过床头的衣衫,想要穿时,再次的惊住,这衣衫也是奇怪的很。
    而且,她惊竦的发觉,她此刻的脑中,似乎有着一些不属于自己的记忆。
    惊滞,她,她不会是狗血的穿越了吧?!
    她快速的穿着衣服,因为,她发觉,刚刚误闯进房间打扰了他的好事,而被他打晕了躺在地上那个人,身子明显的动了一下,显然是要醒过来了。
    她看的出那个躺在地上的,也是一个男人,所以,这件事,只怕还有阴谋。
    还不等她把衣服穿好,却突然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显然正是向着她的房间而来的。
    微扫了一眼地上的男人,听着那略带急切的脚步声,汇集着脑中那些陌生的记忆,梦千寻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冷笑,看来,这场戏似乎才刚刚开始呢。
    只是,刚刚那个男人又算是怎么回事呢?
    不过,她知道,当务之急,不是去想那个男人的问题,而是如何应对面前的情形,她快速的下了床,猛然传来的疼痛,让她的的身子僵滞,甚至忍不住暗暗的倒抽了一口气,她在心中,再次的诅咒那个男人。
    而就因为这短短的耽搁,那凌乱的脚步,已经越近,显然已经到了门外。
    不过,她却没有丝毫的慌乱,唇角反而更多了几分冷笑,想要算计她,也要有那个本事才行。
    那不断靠近的火光将房间里的一切映的越来越清晰。
    地上的那个男人也已经醒了过来,站起身来。
    只是,似乎还有些迷糊,显然还不太清楚刚刚发生了什么事?
    随即,房间的门,猛然的被推开,门外齐齐的站了一排的人,门外的火光映亮了一切,包括她,也包括刚刚从地上站起来的那个男人,自然也包括站在外面的那些人。
    ☆、第二章 费尽心机的算计☆
    梦千寻故做惊愕般的转身,回眸,望向站在门外的人,快速的捕捉到每个人脸上的表情。
    站在最左边的中年男子,一脸的气愤,中间的年轻男子,冰冷中透着一股让人惊颤的阴戾,还隐着一丝掩饰不住的厌恶。
    而站在右边的三个女子脸上,却都不约而同的露些一些或多或少的意外,只是有人掩饰的快,有人暴露的明显一些。
    意外,梦千寻心中冷笑,应该是意外此刻她们两人为何站在地上,而不是捉奸在床吧。
    只是这快速的一瞥,梦千寻已经完全明白了所有的一切。
    这人来的倒是挺齐,该来的一个都不少。
    看来,那人倒是费尽心机呀。
    “梦千寻,你好大的胆子,再有三天,你就要嫁给太子,如今竟然与其它的男人做出这种见不得人的事情,你还要不要脸。”站在最右边的梦若灵突然怒声吼道,虽然事情与当初计划的有些出入,刚刚因为公主的意外到来而耽搁了时间,没有捉奸在床。
    但是此刻毕竟捉到她们两人孤男寡女在这黑暗**处一室。
    而且,梦千寻先前中了媚毒,现在却没事了,肯定已经不是清白之身了,到时候一查就知道,仅仅是这一点,就让她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更何况,梦千寻向来胆小,怯懦,甚至有些呆愣,发生了这种事,只怕早就吓傻了,肯定连一句话都说不出的,更不要说是辩解了。而且,她们早就事先把一切都安排好了,所以,今天梦千寻是死定了,梦如灵暗自得意地想着。
    只是微微一瞥,梦千寻便看穿了梦如灵的心思,心中冷笑,今天死的,还不一定是谁呢。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这狗奴才怎么会在小姐的房间?”梦啸天一脸的铁青,犀利的眸子狠狠的瞪向房间中的男人,目光扫向梦千寻时,不见丝毫身为父亲的担心,反而也有着一种无法掩饰的厌恶。
    “老爷饶命,老爷绕命。”房间中的男人似乎这才回过神来,猛然的跪在地上,急急地说道,“是,是小姐约奴才来的,是小姐勾引的奴才,小姐还说喜欢奴才,。”
    毕竟事情的发展有变,所以家丁的言语中有些躲闪。
    “休的胡说,五妹妹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来,分明是你这奴才在诬陷她。”梦若晰一脸气愤指责道,听起来,倒是为梦千寻解围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